九肆

子熹,顾子熹

“侯爷
如果我为故里
那么你可归我吗?”

瞧我多糊涂啊
都忘了正月十六是你的生辰
该罚

不过小女子酒量可不顶用
如若醉了
侯爷可否关照三分

侯爷啊
明明落着眼疾
但你那一双桃花眼可真真是要了小女子的命了
哎呀
又装聋

大将军
你可知你敲开了多少才子佳人的心
明明生的一副风流好样貌
偏偏抱着一身谦谦君子骨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还流着一脉相承的滚烫赤子血

于你而言
那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幕
可与我们而言
你手持割风刃
甩不开那一身血腥时的惊鸿一眼
还有那一句
“臣顾昀,救驾来迟。”
可真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我愿死后回归故里
替你承了那第三杯酒好拂去你一身落寞
“敬皇天后土,愿诸天神善待我袍泽魂灵。”

悠悠转醒
起身
手持一杯烈酒倾数泄在纸上
冲淡了方才的一切妄想

想了想
最终只落下寥寥数笔
“祝将军
   铁骑踏四方,享无边逍遥。
   一切安康。”

——秦肆离

我就是在走意识流。。。
不知道写了些啥
边想边写的
就是在bb顺带吹顾
大家将就着看。。。
欢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