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肆

[all王]云鬼辞

云鬼词[辞]

[一]

清明雨下

人们把酒桑麻

显赫人家

竟出孱弱病芽


王眠山,大魏的镇远候,声名赫赫远近闻名,传闻敌军一听到是他带兵,顿退数十余里。可惜皇上见不得他好,夫人受人暗算,险些流产。所以小少爷八月多的生辰生生提到了七月。本来生他的时候是十五正好,可小少爷也不知怎么想的,非得在他娘肚子里躺几个时辰,硬是拖到十六才堪堪出世。


俗话说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可见王杰希王小少爷就是天生一条烂命。好巧不巧,十五月圆十六阴气蔓延,小少爷被阴气入体,三魂七魄不慎被给小鬼勾去一魄,从此命重魂轻,抓了一副不能换的烂牌。


……


十几年来王杰希大病倒是没有,可如果不慎染了伤寒也要养上个好几天,所以王大少爷整日里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谁也舍不得让他担点事。所以谁也不知道他那就是懒得动,生生给闷出了一身苍白的病气。


但这样下去可不行,王家独苗一棵,将来肯定是要席承爵位的。虽说王少爷也是从小习武,天赋比之常人也是高出一截,但耐不住他魂轻体弱,时间不长倒还好,可打的久了就十分危险,但出兵打仗时间怎么会短?就算老镇远候心疼儿子不让他上战场,可平日里还得多加小心,毕竟得防着一些小人玩阴邪奸术不是?


于是王府广招天下奇人,以求一线希望。


大半年过去,还真有这么一个道士找上了门。


此人姓林名杰,高高瘦瘦的还颇有几分仙人仙风道骨的气质。


王杰希一出来,林杰就眼冒绿光,细细打量了一会后,就已经恨不得把王少爷带回家了。


王杰希:。_0你先看着我的眼睛再说话。


“那……林道长,小儿这阴气之结,可有解法?”老镇远候迫不及待的开口。


林杰细细的想了一下,犹豫的开口:“解法固然是有,只是可能过于凶险,侯爷怕是不肯啊。”


“若依你的解法,失败,会如何?”王杰希募的开口。


“成败其实还是依托在少爷您身上,若您足够坚强,自然无事。”林杰颇为欣赏的看着他。


“那便试一试吧。”


“杰希不可,你才堪堪十五,这法子若是凶险,对身子可是极大的伤害。”王母拉回王杰希,极不放心的叮嘱。


“我现在这样,也和伤害了没什么区别。”王杰希摇摇头。


林杰:你们都还没问过方法呢……


“此法何解?”镇远候终于问出了关键。


未待到林杰说完,王母立刻丢了帕子表现出极大的不同意:“这怎么行?杰希本就是阴气入体,你这臭道士还要引小鬼上身?!”


没错,这法子,就是用引鬼之人的血开阵,召唤鬼来护体,吸收周围的阴气。凶就凶险在被封印的鬼哪个不是上古大能死后所化,怕就怕它有足够的阴气后吞噬宿主。所以此法虽好,但从古至今用过的人寥寥无几。


王杰希阻止了王母想要赶人的动作:“看你表现,似有解法?”


林杰抚掌一笑:“那是自然!贫道修的是上古神诀《灭绝星辰》,自带因果之力,宿主若修此法,鬼一旦吞噬宿主,便会摆脱不了这一因果,气运不断减少,直至灰飞烟灭。”


王氏夫妇不傻,知道他还有话,马上叫人给他端上凳子,倒好了茶。


只听得林杰缓缓说道:“《灭绝星辰》乃贫道这一脉绝学,不可外传。”


还未等王氏夫妇做出什么反应,王杰希:“我认你当师父。”


林杰(内心激动表面蛋疼):“这怕是不妥吧?”


王杰希看了林杰一眼,说:“确实不妥,刚才只是一时冲动罢了,道长不必在意。”


林杰:不对啊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王氏夫妇:……虽然不妥但是我很想笑怎么办?


林杰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对王杰希摇摇头说:“王少爷,虽然你现在看起来气色不错,但长此以往终会坏了根骨。”


王氏夫妇急了:“万万不可啊道长,杰希还小,将来还是要干大事的呀!”


王杰希:我要干大事吗?


林杰笑的像个狐狸:“因是绝学,只在我们这一脉相传,若……”


王母还未等他说完,端着杯茶就让王杰希去拜林杰为师。


林杰:开心( '▿ ' )


王杰希:我有一句mmp我一定要讲。


于是,在皆大欢喜(雾)的氛围下,林杰快速的画了一个法阵,王杰希划开自己的掌心,让血流在法阵中心。


血顺着法阵纹路快速扩散,蔓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血阵覆盖在上面,不多时腾出大量血雾。接着从血雾中浮现出一个与先前完全相反的血阵竖立其上,倏的拢成了一条线,猛地打开成了一道门的模样。


大片血雾飘出,散发出不详的气息。伴着死气而出的,是一片飞扬的蓝色衣角……



会是谁呢?。_0


子熹,顾子熹

“侯爷
如果我为故里
那么你可归我吗?”

瞧我多糊涂啊
都忘了正月十六是你的生辰
该罚

不过小女子酒量可不顶用
如若醉了
侯爷可否关照三分

侯爷啊
明明落着眼疾
但你那一双桃花眼可真真是要了小女子的命了
哎呀
又装聋

大将军
你可知你敲开了多少才子佳人的心
明明生的一副风流好样貌
偏偏抱着一身谦谦君子骨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还流着一脉相承的滚烫赤子血

于你而言
那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幕
可与我们而言
你手持割风刃
甩不开那一身血腥时的惊鸿一眼
还有那一句
“臣顾昀,救驾来迟。”
可真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我愿死后回归故里
替你承了那第三杯酒好拂去你一身落寞
“敬皇天后土,愿诸天神善待我袍泽魂灵。”

悠悠转醒
起身
手持一杯烈酒倾数泄在纸上
冲淡了方才的一切妄想

想了想
最终只落下寥寥数笔
“祝将军
   铁骑踏四方,享无边逍遥。
   一切安康。”

——秦肆离

我就是在走意识流。。。
不知道写了些啥
边想边写的
就是在bb顺带吹顾
大家将就着看。。。
欢迎评论